王義桅
  剛剛結束的第八屆歐洲議會選舉成了歐洲各國反歐盟情緒的一次集中宣泄,原因就在於歐盟成為歐債危機和全球化衝擊的替罪羊。
  儘管在歐洲議會751個議席中,親歐的中左翼和中右翼政黨贏得403個席位,但極右翼和反歐洲一體化政黨異軍突起,在歐洲議會席位暴漲三倍,占據歐洲議會的1/5席位,在歐洲政壇引發一場不小的“地震”。以“反歐盟、反歐元、反移民”為政治綱領的法國國民陣線、主張退出歐盟並實施嚴格移民政策的英國獨立黨,成為兩國此次選舉最大贏家,使其國家的執政黨和老牌政黨相形見絀。
  分析表明,疑歐黨派和右翼勢力的群體性崛起,不是偶然的,這是歐洲民眾反體制情緒的集中爆發。這些黨派雖然在短時間內不能左右歐盟發展走向,但從長遠來看極可能重塑歐洲政治生態,增加歐洲政治的不確定性。
  歐洲政治不確定性從何而來?
  首先是歐債危機衝擊。歐債危機造成歐盟2600萬失業大軍,西班牙和希腊等國青年人失業率超過50%,歐盟推行的緊縮政策造成大量的社會政治問題,歐洲議會選舉於是成為選民發泄不滿的犧牲品。
  其次是全球化衝擊。過去跨境流動的往往是資金和低成本產品。如今,在互聯網的推動下,跨國流動的則是創意和服務。這帶來新型的贏家和輸家,造成社會不平等問題突出。面對新型國家崛起和世界變遷,歐盟國家人民普遍對未來較悲觀。
  再次是政治紅利大幅削減。不僅全球化紅利,而且其他政治紅利,如冷戰結束的紅利、歐盟擴大的紅利、安全紅利,日益消失殆盡。歐盟作為國際組織在全球治理中的優勢地位在流失,甚至歐元區本身成為全球治理的對象,真乃此一時、彼一時也。
  長期以來,人們認為歐盟代表先進。然而今非昔比,越來越多的歐盟國家認為,歐盟模式限制了成員國選擇,可能不先進反而是落後的。對歐盟國家競爭力不斷流失的憂慮、對歐盟和現行體制認同的下降,是反體制政黨在這場選舉中支持率激增、引發歐洲地震的元凶。
  未來如何打破歐洲政治僵局?筆者認為需要重新契約:歐盟與成員國、成員國與公民、歐盟與歐洲人民間的契約。否則,歐盟的失勢將無可輓回。
  不過,疑歐政黨內部凝聚力較差,難以實質上阻礙一體化進程。我們真誠希望,歐洲政治危中見機,使歐盟能不斷為歐洲和世界提供正能量。▲(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歐盟研究中心主任)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prvberxexex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